迪庆首任州长松谋活佛的传奇?#26494;?/h1>

来源:香格里拉网 作者: 发布时间:2019-08-15 17:22:35

●祁继先

第五章  “天底下还真?#22995;?#26679;的军?#24433;。 ?/strong>

    学者无论处于什么困境,也不会去走庸人的道路;燕?#28216;?#35770;渴到什么程度,也不会去喝地上的脏水。——藏族格言


    “这次来的是‘甲玛布’(红汉人),红魔鬼杀人不眨眼,快逃命!”

    ?#21834;?#30002;玛布’是异教徒,他们要扔炸弹,炸毁松赞林寺!”

    ?#21834;?#30002;共产’(汉族共产党)要共产共妻,要把藏民斩尽杀绝的!”

    ……

    一时间,中甸高原上各种谣言满天飞,闹得人们惊恐不安。当?#20445;?#30001;于中甸广大僧俗群众受到国民党反共宣传的影响,对中国共产党及其领导的中国工农红军缺乏了解,红军到来?#20445;?#32676;众纷纷离开家园,逃到山里躲避,在家中的也紧闭家门,不?#39029;?#26469;与红军接触。

    1936年,松谋活佛37岁,已经是一位年富力强、温文尔雅、全面掌管松赞林寺的宗?#22616;?#34966;,在?#30331;?#20063;颇有影响。此时此刻松谋活佛的心绪乱如一团麻,心里想:听说去年从?#39318;巍?#38463;坝藏区过了很多“甲玛布?#20445;?#19981;是说他们对老百姓很好,而且尊重藏族的宗教信仰吗?难道这些都是假的?俗话说:“耳听为虚,眼见为实?#20445;?#19968;切都不可轻信。活佛陷入了?#20102;肌?/p>

    大寺的活佛、堪布和八大老僧都劝大活佛到五境吉仁“日春?#20445;?#38745;修院,山中?#24425;遙?#37324;静修一段时间。活佛心里明白,此时怎么能够静得下心来呢?#24247;?#36716;念一想,也好,到吉仁去一段时间,这样中甸发生什么事情都有个回旋余地。于是,他召集寺院的堪布和八大老僧开会,布置交代寺里需要处理的事务,并告诫他们不论碰到什么问题?#23478;?#24910;之又慎,?#23388;?#22788;理,重大问题要向他汇报。一切安排就绪,他便带着阿尼洛桑等几个侍从到吉仁去了……

    1936年4月25日至28?#30504;?#32418;二、六军团一万八千人,在贺龙、任弼时、关向应、萧克、王震等率领和?#23500;?#19979;,在当地人民群众的帮助下,经过四天三夜的艰苦奋战,从丽江石?#38393;?#24040;甸地段的七个渡口胜利地渡过了金沙江,进入中甸境内。

    金沙江从青藏高原?#32487;?#32780;下,在丽江的石鼓和中甸的金江的撒苏碧(草坪子)转了一个大弯,被称之为“长江第一湾”。红军在这一带?#23665;?#22312;此同长江交换个方向,各?#23478;?#26041;,红军向?#20445;?#38271;江往东。4月30?#30504;?#32418;军翻越中甸雅哈雪山,从此红军踏上了平均海拔3000米以上的藏民区,进入到一个从环境到语言、生活习惯都极为陌生的地方,面临严峻考验。

    由于历史遗留下来的民族隔阂和国民党反动派的挑拔离间,红军未进入中甸县城之前,就同汪学鼎所?#23500;?#30340;僧俗民团武装发生了一场军事冲突。红二军团先渡过金沙江,在沿江一带做短暂休整,为进入藏区作相关准备。进入藏区急需精通藏汉两种语言的通司(翻译)和向导,红军首长就向当地群众打听有无这样的人才?经多方打听,?#20889;?#27665;介绍说,有个名?#26032;皆坪?#30340;,识文断字,曾在中甸、西康一带生活过很长时间,精通藏汉两种语言,熟悉藏族的情况,现在在?#27982;饋?#20891;团长贺龙立即派人前往?#27982;?#36992;请陆?#22378;祝?#21548;了是红军首长亲自派人来请他,陆?#22378;资?#20998;感动,又看到红军纪律严明,待人和气,便欣然同意,立?#27492;嬖备?#21040;格鲁湾晋见军团首长,贺龙向他详细了解眼前要翻越的雪山,以及藏区的风土人情、宗教信仰、当地?#20102;就紡康?#24773;况。陆?#22378;?#26080;所不晓、有?#26102;?#31572;。贺龙非常高兴,征求他是否?#25954;?#38543;红军北上担任翻译、向导,并向他?#24425;?#20102;红军通过藏区北上抗日的重大意义。陆?#22378;字?#36947;了红军是为天下穷苦人翻身解放的?#28216;椋?#27589;然表示愿随红军效力。从此陆?#22378;?#36319;随贺龙当翻译与贺老总朝夕相处,行则并骑,住则同室,为红军顺利通过藏区北上抗日?#20934;?#29486;策。根据陆?#22378;?#20171;绍,军团首长向各部通报了中甸藏区的情况,对红军指战员进行党的民族政策和宗教政策的?#36867;?#35201;求干部战士严格执行“三大纪律八项注意?#20445;米?#24049;的?#23548;?#34892;动去影响藏民,取得藏民的信任和支持,以期顺利通过藏区。并决定采取“争取番民僧侣,避免冲突,筹备粮草,取道北上”的方针,同时在军事上做了必要的?#28212;稹?/p>

    4月27日清晨,红二军团?#25300;?#22235;师开始向雪山进军。金江吾竹地主黄风岗见到红军先头部队后,派人火速给中甸民团总?#23500;?#27754;学鼎送去鸡毛信,称“红军?#36824;?#20960;百毛匪,人困马乏,已向小中甸进发……”汪学鼎接黄风岗的信后,立即命令喇嘛寺的僧人武装和大小中甸民团、金江民团立即到干岩房(夏占硕)一带?#38470;?#32418;军。同时急信通知奔子栏白仁迪瓦派马队增援。小中甸的民团从向卡出发,汪学鼎骑着一匹大白马走在前面,扬言要去?#21344;稹?#30002;玛布?#20445;?#32418;汉人)的枪支和内地带来的稀罕东西。他们翻过雅哈雪山,摸黑顺沟而下,在干岩?#21487;?#20239;。

    当四师十二团先头部?#26377;?#33267;大?#36335;?#38468;近,突然遭到民团的阻击,红军立即对空射击,并让翻译向藏兵喊话:“红军是藏胞的朋友,不要对抗红军!”要他们退回去。民团不听劝告,凭借隘口居高临下向红军开枪,数名红军倒下。红军继续往上冲击,汪学鼎严令:“必须死死挡住,绝不能让‘甲玛布’跨进藏区一步!”团丁们从山上滚石头,石?#32439;彩?#22836;,越往下滚,滚石越多,石?#21453;友也?#20013;向红军战?#21487;?#19978;砸来,有的当场牺牲,有?#35851;?#30776;伤,十二团政委朱辉熙身负重伤,团参谋长高利国牺牲。眼见政委负伤、参谋长牺牲,红军战士被迫还击,并向左侧迂回,前后夹击,一阵猛打猛冲,一下突破了干岩?#22570;?#21475;,团丁们?#36824;?#36867;命,来到空心树,又渴、又饿、又累,汪学鼎一边命令随从打水,一边打开糌粑口袋正准备?#32654;?#27700;搅拌糌粑充饥,红军赶到了,他们来不及收拾糌粑口袋,连滚带爬钻进了密林中。

    过了许久,松赞林寺的僧人百长东旺麦念瓦和大中甸的民团大队长夏庚念瓦带着僧人骑队赶到布古岗牛场,碰到跑得上气不接下气的汪学鼎败兵,也来不及细问,便调转马头忙于?#27982;?/p>

    红二、六军团甩开十几万围追?#38470;?#30340;国民党军队,渡过金沙江,踏着一两尺深的积雪,翻过雅哈雪山,如入无人之境,?#22378;频?#33633;开进长征途中的第一个藏民区——中甸县城。

    4月29日清晨,传来红军要进驻中甸县城的消息。尽管有国民党反动派、?#20102;尽?#22836;人的阻挠,独?#20439;?#21830;人赵如舟和一些乡亲?#30333;?#36973;受?#32676;?#30340;危?#30504;?#33258;发组织起来城南门外大塔下迎接红军。他们捧着哈达,在路边摆设香案?#32676;?#32418;军到来。临近晌午时分,大路上?#23601;?#39134;扬,一队红军先头部队来到人们面?#21834;?#20182;们头上戴着八角?#20445;?#24125;子上有红布五?#20999;牽?#34915;领左?#36951;?#30528;红布领章,大多数穿着灰兰色军装,打着绑腿,穿着布草鞋,分不出哪个是长官,哪个是士兵。他们经过长途跋涉,风尘仆仆,但个个精神饱满,满面笑容地向来迎接的人们打招呼,根本不像谣传的“红军杀人放火”。紧接着来了大队人马,从头看不到尾,在大队人马的前边,有几位骑着骡马的首长,见到?#38431;?#30340;群众,他们下了马,向乡亲们招手?#20081;狻?#36213;如舟和乡亲们按藏族的礼仪,献上哈达,燃香祝愿。健步走在最前面的是一位身体壮实、蓄着八字胡的中年人,他双手抱拳向大家?#20081;猓?#35828;:“大家请回,请回。?#38381;?#22914;舟和?#38431;?#30340;人们连连说:“?#38431;?#36149;军进城!”。正在这?#20445;?#36213;如舟突然听到有人在喊他,定神一看,发现自己的侄子陆?#22378;?#20063;在红军?#28216;?#37324;,凑过去怀着不安的心情小声问他:“你怎么跟着红军来了?”陆?#22378;?#35828;:“红军请我当通?#23613;?#24744;不必害怕,他们不杀人,不放火,不抢东西,和其它军队不一样,他们是好人。”他还告诉大爹赵如舟:?#30333;?#22312;前面的是贺军长,红军叫他贺老总,另一位是政委。”他还问大爹红军的司令?#21487;?#22312;哪里好?#31354;?#22914;舟说:?#30333;?#22909;设在藏经堂里,那里的东西都比较齐全,出入也很方便。”随后,陆?#22378;准?#24537;追赶贺军长他们去了。

    红军入城后,司令部就设在水井边的藏经堂里,有的部?#24433;?#25490;在民房里,但大部分露宿在独?#20439;?#34903;道两旁屋檐下。安顿好后,贺龙和其他首长登上大龟山观看独?#20439;?#20840;城,仔细察看了四周的地形地物,并用望远?#20498;?#30475;松赞林寺。他们发现古城多数商铺及居民都关门闭户,都躲避去了。贺龙对陆?#22378;?#35828;:“这个地方还不错嘛!要做群众工作,不用害怕,叫他们都回来,安心做生意,安心过日子。”红军战士?#36824;苏?#36884;的劳累,在大?#20013;?#24055;、村头、路口张贴布告,书写标语进行宣传?#36867;?#24182;?#31859;?#24049;的?#23548;?#34892;动来解除百姓的?#23546;恰?#24403;时张贴?#35851;?#35821;上写着“番汉一家”“红军尊重民族风俗习惯”?#30333;夹?#21830;人自由营业”“买卖公平,不拿群众一针一线”等等。他们也设法带口信?#24515;?#20123;听信谣言躲进山里的乡亲们回来。

    在陆?#22378;?#30340;引荐下,赵如舟拜见了贺龙?#22270;?#20301;红军首长,陆?#22378;?#20171;绍说:“这位是我大爹赵如舟,藏名?#22995;园?#21360;,是本地生意人,熟悉地方情况,?#25954;?#24110;助红军,特来拜见各位首长。”贺龙很高兴地说:“你们一家人都来帮助红军,请坐,请坐”。贺龙接着说:“赵老板不要害怕,我们不杀人,不放火,红军是共产党领导的?#28216;椋?#26159;保护老百姓和生意人的,红军买卖公平,不会为难你们,我们准备在这里多住几天,要筹备粮草,请你多多帮助”。赵如舟回答:“贵军路过中甸,秋毫无犯,是地方大幸。这里地方贫寒,主产青稞,我一定照贺军长的?#24895;?#21435;办,?#20197;妇?#21147;为贵军效力。”

    由于国民党欺骗宣传,国民党县长、?#20102;就?#20154;早已逃跑,城区百姓也纷纷躲避,归化寺众僧绝大多数逃离寺院、?#26053;?#32039;闭。为动员民众回家,各安生?#25285;?#32418;军首长召开“三行?#20445;?#34255;团、?#21644;擰?#21830;?#29275;?#20195;表座谈会,宣传红军对藏民的政策和红军北上抗日、反蒋救国救民的宗旨,要求藏民商号给予支持,帮助红军筹办粮草。一些地方人士经通司陆?#22378;?#20171;绍,多次拜见了军团首长,红军给他们发了委任令,出入证。与此同?#20445;?#32418;军进城后广泛接触群众,宣传政策,张贴标语。红军进入中甸后有不少上层人士问他们:“你们来这里干什么?”红军指战员回答:“北上抗?#30504; ?#21448;问:“日本在东?#20445;?#20026;什么跑到藏区来了?”红军回答道:“蒋介石不许红军抗?#30504;?#19981;许中国人民抗?#30504;?#27966;重兵把守一切通往北方的道路,我们只能?#39057;?#21271;上!”了解真相后,上山躲避的百姓纷纷回家,他们为红军做了许多好事,如筹集粮草,烧火做饭,缝补?#36335;?#25110;宣传开?#23567;?/p>

    红军进入中甸藏区后,尊重民族习惯,尊重宗教信仰,军纪严格,秋毫无犯,深受中甸各界人士的?#38431;?#36825;对在吉仁“日春”静坐的松谋活佛和松赞林掌教八大老僧?#26085;?#21160;很大。在松赞林寺代行松谋活佛职责的八大老僧得知,红军翻越雅哈雪山时受到汪学鼎率领的僧俗民团的阻击,在红军不动真格的情况下,汪学鼎民团丢盔弃甲、狼狈败退的消息,从中看到了红军?#30475;?#30340;力量,认识到地方武装根本不是红军的对手,而且红军如此受到广大藏族老百姓和开明人士的?#38431;?#20182;们意识到红军前进的步伐是谁也阻挡不了的,汪学鼎设埋伏,打死十几个红军,惹下大祸,红军一定会报复的。他们诚惶诚恐,紧闭?#26053;牛?#21830;议对策。为了进一步弄清红军的动向和意图,求得红军的谅解,他们计划派以夏纳古瓦为首的代表进城与红军谈判,并火速派人到吉仁向松谋活佛汇报,领受活佛的?#23478;狻?/p>

再说松谋活佛,虽然在吉仁修行,但是在这样的?#38382;?#19979;,他怎么能静得下心来呢?他也和其他上层人士一样关注着红军的动向和中甸的?#38382;啤?#22312;大寺的信使未到之前,松谋活佛就已经从其他渠道了解到红军的情况,他认为,眼前这个共产党领导的?#28216;?#38750;同一般:红军是穷人的?#28216;椋?#20182;们打的是土豪?#30001;稹?#22320;主恶霸,为穷人打天下,从内地到藏区,一路上对老百姓秋毫无犯;进入中甸境内后不歧视藏族人,与国民党兵完全不一样,他们不欺压老百姓,不抢老百姓的东西;他们尊重每个人,上到?#20102;?#19979;到乞讨者,一律平等对待,态度和蔼可亲。活佛心想?#40548;?#21476;兵匪一家,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28216;椋?#38590;道世上还真?#22995;?#26679;的仁义之师?……此时大寺的信使赶到,他向活佛汇报了八大老僧的意见和打算。活佛说:“这样很好,派人不但要跟‘红汉人’接触,而且要与人为善,接待好他们。?#20197;?#23601;跟汪学鼎他们说过不能动武嘛,结果怎么样!”活佛认真考虑了八大老僧的意见,他也认为夏纳古瓦作为大寺的代表去拜会红军首长,是最合?#20160;还?#30340;人选,表?#23601;?#24847;八大老僧的意见,要夏纳古瓦作为大寺的代表去见红军首长。

    1936年4月29日下午,夏纳古瓦带领吴吕丹巴、阿古吕等人进城,贺龙等首长亲自出来迎接,?#38431;?#22823;寺代表夏纳古瓦一行,把他们迎进临时?#23500;?#37096;——希康(藏经堂),请寺院代表上座,递烟上茶。贺龙对夏纳古瓦等人的到来十?#31181;?#35270;,按少数民族习惯,接受了夏纳古瓦代表大寺进献的哈达和礼品,并耐心地向他们宣传、讲解了中国共产党的纲领和党的民族政策;中国工农红军的宗旨和北上抗日的目的以?#21834;?#19977;大纪律八项注意”等方针政策;红军尊重宗教信仰自由,不会骚扰寺院,并希望大寺能帮助红军筹集部分军粮。夏纳古瓦等大寺代表听了红军大首长的一席话,连连点头称是,并感谢首长接待。临离开?#23500;硬渴保?#22799;纳古瓦对贺龙说:“?#29976;?#38382;题回寺禀告寺主松谋活佛和八大老僧后答复。”贺龙还委托夏纳古瓦给八大老僧带去一封信和一些宣传品。

    夏纳古瓦回到松赞林后,把贺龙的信交给八大老僧,并如实汇报会面情况,消除了广大僧俗群众对红军的仇视和疑惧心理。

    5月1?#30504;?#22799;纳古瓦等八人又作为大寺的代表进城慰问红军。他们手捧哈达,背着青稞酒、糌粑,赶着十六头牦牛,驮着礼物来到城里慰问红军。贺龙等首长接受了礼物,热情款待了八位代表。夏纳古瓦代表大寺向贺龙转达了松赞林寺松谋活佛、八大老僧及全体僧众拥护红军北上抗日的主?#29275;?#23545;红军保护寺院表示感谢,表明大寺?#25954;?#21334;?#29976;?#32473;红军。夏纳古瓦还代表大寺邀请红军首长到大寺观光。贺龙对大寺的支持表示感谢,并愉快地接受了到大寺参观的邀请。同?#20445;?#20182;还称赞夏纳古瓦是一位开明的藏族头人,为红军北上抗日做了好事,希望夏纳古瓦继续支持红军,多向僧俗群众宣传红军的宗?#24049;图吐桑?#24182;以“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湘鄂川滇黔分会”的名义,发给夏纳古瓦一份委任令,委托夏纳古瓦为红军“安抚和招徕全体居民?#20445;?#24182;为红军?#23433;?#21150;给养”。

    5月2?#30504;?#20108;、六军团总?#23500;?#36154;龙率领四十多人到大寺?#20445;?#21463;到全寺僧人的热情?#38431;?#27493;入扎仓大殿后,贺龙等先向大寺献上哈达,八大老僧也回敬了哈达。贺龙说:“红军是共产党领导的革命军队,我们是为各族人民的解放路过中甸藏区,要在此地短期停留,筹措粮秣,还要继续北上抗?#30504;?#36214;走日本帝国主义。红军是番族人民的?#38376;?#21451;,喇嘛寺对红军的支持帮助很大,我们表示感谢!”接着他把自己亲笔题写的“兴盛番族?#32972;褙以?#32473;大寺,同时还赠送了一对精制的大瓷花瓶和一些礼物。八大老僧代表松谋活佛和全体僧人表示拥护红军,表示支持筹办红军给养问题。离开大寺?#20445;?#20065;城康村的僧人帕次德瓦送给贺龙一对皮口袋、一对银碗和食物。各康村僧人将贺龙一?#20852;?#21040;大?#26053;?#22806;,并祈祷平安!?#30887;?#20891;团总?#23500;?#37096;派部队到大寺各门口站岗,大门上张贴“中华苏维埃人民共和国中央军事委员会湘鄂川黔滇康分会布告?#20445;?#24182;命令部队严禁进入寺内。

    红军要继续北上,给养问题成了?#36820;?#22823;事。4月的中甸高原,天寒地?#24120;?#38738;黄不接,老百姓自己?#27982;?#26377;吃的,哪里拿得出?#29976;?#21334;给红军呢?解决?#29976;?#38382;题只有靠寺院。在红军的民族宗教政策和“三大纪律八项注意”的?#22995;?#19979;,松赞林寺慷慨解囊,解决了红军的?#27982;?#20043;?#20445;?#25903;援了红军北上抗日。

    寺主松谋活佛带头献给红军牛羊、?#29976;車任?#21697;,并与寺院“恰最”和八大老僧?#22616;?#21518;,由大寺、觉夏、八大康村分担所需?#29976;场?月3?#30504;?#26494;赞林寺在从古龙村克古家的院坝里搭上帐篷,架好秤杆,开?#33268;?#31918;。从大寺、觉夏、八大康村的仓库里,背出?#24085;?#39281;满的好青稞2000多斗(约六万余斤),卖给红军,还出售了食盐、红?#24688;?#31881;丝、猪肉等,红军一一作价?#35835;?#29616;金。同?#20445;?#22312;大?#26053;?#22806;的小街子和从古龙村一些商贩也把?#29976;场?#32418;?#24688;?#39135;盐等卖给红军。商人赵如舟在城内外向四邻乡村共购买?#20204;?#31262;、小麦、糌粑、灰面、荞面?#24067;?5000多斤,以及粉丝、红?#24688;?#36771;子、萝?#21290;康雀笔称罰?#32418;军按清单照市价付给现金。从地方上层人士和农民处,亦购?#20204;?#31262;数万斤。

    红军离开?#20445;?#26494;赞林寺的活佛和八大老僧送给贺龙2驮茶、3驮米、3驮猪肉、2驮?#31243;恰?驮沙盐。红军接受了活佛和老僧们的深情厚意,但都作价?#35835;?#27454;。

    红军进入中甸?#20445;?#26494;谋活佛曾多次劝汪学鼎别伏击红军,汪学鼎置?#31948;?#38395;,被红军打得狼狈不堪,得到第一次教训。松谋活佛还写信给东竹林寺水边活佛,希望他不要与红军作对。可是水边活佛也不听松谋活佛的劝告,召集得荣的阿昌春争、龙绒寺活佛扎格香尊、把总古水代?#23613;?#19996;主林寺七个康村所辖区的头目,到水边寺开会。他们扬言阻止“共产?#21271;?#19978;,向拉萨报捷,?#26500;?#21516;喝了鸡血酒。他们在两面陡峭、岩石裸?#19969;?#33609;木不生的滇川交界资纳拉卡设伏阻击红军,乌合之众哪里能够阻止得了红军前进的步伐。

    松谋活佛?#28216;?#22659;吉仁“日春”回到中甸后,从夏纳古瓦、八大老僧的汇报以及从民间听到了许多关于红军尊重民族风俗、宗教信仰、爱民帮民的感人故事,他感慨万千,钦佩共产党领导的这支人民军队,认为红军是中华民族的希望所在,由衷地感叹道:“天底下还真?#22995;?#26679;的军队,真是仁义之师啊!”

    活佛祈愿:红军平安北上,天下和平安宁,众生平安喜乐!

    寺主松谋活佛和其他活佛以及僧人们对贺龙将军印象很深刻,每逢节日或迎接外宾,就把贺龙题写的“兴盛番族”的软匾悬挂大寺的正门之上。 (未完待续)


责任编辑?#21644;?#27801;沙
米德尔斯堡vs伯恩茅斯
德胜娱乐棋牌 前三组选奖金多少 北京pk拾全天两期计划 时时彩万能码使用 红中彩票手机版登录 pk10最牛稳赚5码计划 橄榄球 时时彩龙虎微信群2.1 5a彩票倒闭了吗 网球即时比分直播 重庆彩开奖号码查询结果 中国足彩网比分直播 网易彩票app是真的吗 赛车北京pk10官方网站 快乐时时开奖号码 ig赛车无马二期计划